一个小圈糖手,或许兼具大⭕功能【全文afd雨骞】

治愈指南 42

  第二天早上,池思赋难得地睡到了十点多才悠悠转醒,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了自家先生蕴着深情的眼眸,要不知道他这样看了多久。

    “您现在是我的先生还是……男朋友?”池思赋问,到现在,他还有种不真实感,就像是踩在云端,轻飘飘的。

    温景枝啄了下他的唇道:“我既是你的先生,也是你的男朋友。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是你的任何人。”

    “任何人?”

    “你的学长,你的老师,你的爱人,你的……”

    “父亲?”

    温景枝默了默,好好的气氛都被池思赋语出惊人的一句“父亲”给搅乱了,他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这、是、乱、伦。”

    池思赋捂着脸钻到被子里去了。

    温景枝用力揉了揉那一大团被子,又是好笑又是无奈,最后拍了拍他辟谷的位置说:“快点起来。”

    说完,温景枝就出了房间。

    池思赋听见先生走了 才敢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把整个人从被子里放出来。他动了动身子,感觉腰肢有些酸痛,身后某处地方也有些不大舒服,不过身上却是清爽,想来是昨晚被清洗过了。

    昨晚先生太过生猛,他的睡衣都被撕碎扔在了地上,显然已经不能穿了。他打开衣柜去找睡衣,却发现原本放睡衣的地方空空如也,就连他放在这里的衣服都不知道被搬到了哪里。

    先生这是故意的。

    他不大在意地踩着拖鞋去了浴室,反正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不过等他看到了镜子,就不这么想了。

    他的身上,从上到下,布满了红梅般的稳痕,锁骨处尤为严重,甚至看得见紫红色的牙印。

    这……

    池思赋红了脸,顾不得洗漱,去衣柜里翻出了先生的衬衫,卷了卷袖子穿上了。衬衫有些大,倒是正好能遮住辟谷。

    池思赋不知道,有些时候,衣服穿了比没穿更有吸引力。

    就比如说当他洗漱完出门的时候,温景枝刚好热了两杯牛奶端出来,看见池思赋的时候,手上的托盘一抖,两杯满满的牛奶沿着杯壁流出了几滴。

    池思赋顿住了步子,现在先生看他的眼神让他下意识地感觉到危险,昨晚,在月光下,先生的眼神也是这般……如饥似渴。

    温景枝放下托盘,喉结滚了两下:“过来。”

    池思赋听话地走了过去,还没等他站稳,就被人捏着手腕压在了桌子上狠狠地亲吻。

    冰凉的大理石桌面抵着后背,身前则是先生火热的身躯,池思赋一时间有了冰火两重天的体验。

    不过温景枝只是摁着他亲了一通就起了身,一瞬间变成了温文尔雅的翩翩君子,。揉了揉他的头说:“这次就放过你。”

    池思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惹起的先生的火气,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他走出房间的时候,温景枝看见他穿着自己的白色衬衫,身后是临近正午大盛的天光,照出衬衫下若隐若现的朦胧轮廓,那露出来的白得发光的肌肤上布满昨夜留下的暧昧的吻痕,一点点没入衣衫,偏偏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懵懂无辜地看着自己,简直……又纯又欲。

    温景枝怕他再和这样的池思赋相对下去,他会把持不住,于是去次卧拿出了被他藏起来的池思赋的衣服,勒令他马上穿上。

    本来想看小兔子没有衣服穿而害羞的模样,没想到看到居然被小兔子无意识地反将了一军。

    池思赋看着面前沐浴在阳光下的先生,忍不住玩了嘴角。他拿起手机,点开和先生的对话框,更改了备注。

    【Mr. Moon】

    他对着这两个单词看了半天,又重新编辑了一次。

    【My Mr. Moon】

评论(6)
热度(135)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雨骞是社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