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圈糖手,或许兼具大⭕功能【全文afd雨骞】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18


  迟声从很小就知道,自己并不被爷爷奶奶喜欢,小孩子的心思也因此变得格外敏感,甚至下意识的以为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爷爷奶奶住的远,一年也见不到几回面。
  最重要的是,他的父亲迟闻理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在幼年关于父亲的记忆里,大多是男人紧蹙着的眉头和歇斯底里的争吵。
  小时候的他,不知多少次因此偷偷落泪。
  迟声幼儿园毕业后,父亲工作的地方越来越远,回家的频率也从每天变成了一周一次到后来一个月一次,再到现在,几个月不见人影。
  但他每次回家,几乎都会带回与母亲的争吵。但终归,争吵的频率下降了,迟声渐渐习惯了没有父亲的生活,甚至暗暗期望父亲少回来几次。
  他几乎是被母亲一个人带大的,与父亲的关系渐渐疏远,甚至社交软件上都没有对方的好友。小时候,每次谈到“父爱如山”的主题时,他都觉得这个词汇十分缥缈,像是隔着他十万八千里似的,看不见也摸不着。
  就像他小时候其实非常怕黑,可每次父亲回来的时候他都要自己睡觉,有时候半夜惊醒,就算开了灯也不敢闭眼。他会悄悄站在父母的房间门口,却因为父亲也在而不敢进去,只敢坐在门口抱着自己,默默流泪。
  也因此,他活泼的天性被一点点掩埋在厚厚的尘土下面,渐渐变得沉默寡言。可,在某些寂静的夜晚里,他闭上眼,还是会梦见自己站在聚光灯下,张扬自信地向万千人展示自己的风采。
  “其实,在我知道婚是可以离的之后,我就每天都在担心他们离婚。”迟声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眸子里也是黑漆漆的,他苦笑了一下,“可到现在,我居然开始希望他们快些离了。”
  因为随着年岁的增长,他逐渐明白,不幸的婚姻只会造成双方的痛苦,与其苦苦纠缠,倒不如快些离了的痛快。
  “妈妈说,她把我带到这样的家庭中,是拖累了我……”迟声的声音逐渐颤抖,他双手捂住眼睛,哭道,“可我不也一样拖累了她……”
  如果没有他,妈妈是不是就能早早地毫不犹豫地离婚?是不是就能重新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是不是就不至于三十几岁就生了白发?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不要来到这人世间,去换母亲的喜乐安康。
  “今天妈妈跟我说……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还要看对方的家庭……”
  本来有些干涸的泪又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像他这样的家庭,又有谁愿意融入呢?他不愿祸害别人,不愿让母亲的悲剧再次上演,所以宁愿一生孤苦无依。
  “你说,具有法律效应的婚姻都无法长久,没有任何保障的所谓的爱情呢?又能走多远?”
  湛予安听着,也忍不住红了眼眶,他无法想象一个小孩子是怎么从柔软天真一点点心灰意冷。他好像看见一双琉璃般剔透的眼睛从一开始的流光溢彩一点点暗沉下去,失了颜色,成了石头。
  “声声,你并不是累赘,你是阿姨不幸中的万幸,是她的慰藉与骄傲。”湛予安说。
  他终于明白,或许迟声不是不喜欢他,不是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是不幸的婚姻范本在前,再加上家庭经年累月的磋磨,让他说渴求爱又不敢爱,不信爱。
  “还有,你要相信,总有人会不顾一切去爱你,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迈出一小步。”
  迟声轻轻摇了摇头,哽咽道:“抱歉……”

————————

彩蛋是声声小时候的生活碎片
  
  

评论(4)
热度(15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雨骞是社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