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圈糖手,或许兼具大⭕功能【全文afd雨骞】

绝对理性 【ABO】(上)

  (本章无拍)

  (发出来表示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有在码字)

  ——

  “沈先生,我们的结合,能够达到双方的利益最大化,希望您考虑一下。”

    沈烛看见对面的omega伸出一只葱白细长的手指递给他一分厚厚的文件。

    文件上罗列着陆致对他们结婚这件事的数据分析,每一个数据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足足有近百页。

    其实简单说来,就是一场交易,沈烛给陆致做一个钱多事少的抑制剂,陆致为他的集团提供技术支持,明码标价,很是符合陆致一贯的作风。

    “不愧是陆导。”沈烛随意地翻看着文件,点评道。

    “过奖。”

    陆致,二十六岁,南城大学博士生导师,其人神似AI,用数据衡量一切问题,因此被称作帝国的理性之光。

    而这位AI,是个Omega,身体对抑制剂的抗性越来越严重,眼看着就要达到Omega使用抑制剂的上限年龄,所以不得不找一个alpha来做人形抑制剂。

    显然,沈烛成了这个被挑中的幸运的抑制剂。

    “甲方自愿放弃对乙方的一切权力……”沈烛慢慢地读着这一条。

    “您应该知道,我对Alpha对Omega拥有绝对权力的态度。”陆致淡淡地说道。

    帝国上下无人不知,陆致十分反对Alpha对Omega拥有的某些绝对权力,特别是管教权,可以说是嗤之以鼻。这也是迄今为止,陆致唯一看上去像个正常人的地方。

    沈烛耸了耸肩表态道:“其实我也不赞成这种权力。”

    他继续往下看,翻到了合同的末尾。末尾标注了合同到期的条件:任意一方违反协议或甲方找到了契合的伴侣或乙方终身抑制剂研发成功则合约期满,即刻终止婚姻关系。

    “那要是陆先生找到了契合的伴侣了呢?”

    “我不会喜欢任何人,而你是我的最优解。”

    合同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乙方的位置上已经签上了陆致的名字,那两个字潇洒飘逸,似乎是特别设计的艺术签名。沈烛在心里默默道,居然不是印刷般的宋体。

    “如果沈先生觉得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陆致又拿出两份合同来,一式三份,都要签名。

    “再加一条,领证后你跟我住。”沈烛敲着桌面,“我在你们学校周围有套房子,每天可以缩短你上下班用时近一小时。”

    “嗯,好。”陆致加上了这条。

    每天一小时,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小时,15.208天,可以让他的项目加快5.64%。

    陆致很满意加上的这一条。

    “嗯,最后一句。”沈烛竖起一根手指,严肃地开口,“你真的不是AI吗?”

    “不是。”

    “好。”沈烛放心地签了名。

    “好的,沈先生,合作愉快。”陆致收起合同,用文件袋密封好,站起来和沈烛握了握手,“如果您不介意的话,现在就可以给我一个临时标记。”

    沈烛:“……”

    他活了二十八年,阅O无数,从没见过像陆致这样直接的,偏偏对方还面无表情,像是在跟他讨论怎么学术问题。

    “没人跟你说过Alpha的占有欲有多可怕吗?”

    让Alpha在大庭广众下标记自己的omega,闹呢?

    最后沈烛还是把人带回了家

    “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必须要确定一下,你确定你的腺体下面不是电路吗?”沈烛盯着那块光洁的皮肤,煞风景地问道。

    “沈先生,从人体构造的角度来说,我的腺体下面只有腺体液,没有电路。”

    沈烛半信半疑地摁了摁那块皮肉,嗯,很软,下面应该没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alpha低下头,在那块微微凸起的地方舔了舔,舌尖没有传来触电的感觉,手下的omega却像是被摁到了什么开关一样,颤抖起来,活像程序错乱下一秒就要爆炸的人工智能。

    某沈姓alpha开口:“你要是要炸了就眨眨眼。”

    陆致:……

    “沈先生,这是,正常,生理反应……”Omega闭上了眼睛,抖着声音说。纤长的手指下意识地抓紧了Alpha的外套,指节泛白。

    “哦。”

    大概是陆致是机器人这个邪教思想过于根深蒂固,沈烛每一步动作都要仔细地观察一下,生怕这位一不留神来个大爆炸,拖着他英年早逝。

    尖锐的虎牙终于刺破了脆弱的皮肉,alpha的信息素注入那方寸之地,霸道地包裹住手下的omega。

    淡淡的朗姆酒的气息飘出,被青柠味儿裹挟着,飘满整个房间。

    沈烛放开怀里的omega,看见这位人工智能眼角居然微红了,生理盐水要掉不掉地挂着,双手还抓着他的前襟。

    沈烛的眼神活像见了鬼,这原来是个货真价实的omega!

    (二十八岁,他见证了真的大变活人!!)

    之后,沈烛的手机上多了这样一条便签:

  辟谣日记:理性之光的腺体很好咬,看来不是AI,果然传言都是假的。

  哦对了,小AI的信息素是朗姆酒味儿的,很甜。

  隔天,沈烛和陆致就出现在了民署门口,拿着自己的身份证,火速领了两个小红本,并且迅速地上了当天的新闻头条。

  震惊,理性之光英年早婚,对象竟是他!

  一条评论被顶上了热门:让我看看是哪个想不开的Alpha居然会和一个莫得感情的人工智能领证。

  而这位想不开的alpha正在帮那个人工智能搬家。

  陆致的东西并不多,衣服一个行李箱就能打包带走,就是那一墙的资料文献实在是叫人望而却步。

  原本准备自己搬的沈烛默默叫了搬家公司。

  “你这书也太多了。”沈烛叫完搬家公司后,感叹了一声。

  “这里只有一千六百三十八本书,不到我办公室里的十分之一。”言下之意就是,一点都不多。

  沈烛:……

  行吧。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签完合同回去就让人把几间空房间打通,改了个空间挺大的书房出来,装下这些书应该没有问题。

  新婚的alpha和omega理所应当地同床而眠,只是一人一条被子,中间又隔着银河似的鸿沟。陆致不会跨过去,因为他认为合约婚姻没必要节外生枝;沈烛不敢跨过去,因为他怕自己的肉体凡躯玷污了理性之光。

  两个人就这样睡了一夜。

  第二天,陆致五点钟整点准时起床,洗漱好之后下楼,看见沈烛坐在餐桌边朝他挥了挥手。

  习惯了在实验室随便对付两口的陆致,久违地体验了回在家吃早饭的感觉,味道竟意外的不错。

  他注意到了对面坐着的alpha衣服上的油点,手上油星溅出来的水泡,还有看见他吃饭时紧张而又期待的眼神。

  这顿饭是沈烛做的。

  陆致得出这个结论,慢条斯理地吃完后一边用餐纸擦着嘴角,一边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不错。”

  临时标记让陆致察觉到他的Alpha的雀跃,连那青柠味儿都开始活跃地窜动,像个吃到了最甜的糖的孩子。

  “我送你!”沈烛看见omega穿上外套准备出门,赶紧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迅速套上,“顺路,能比你自己去快十分钟,还节能减排!”

  真是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

  虽然不知道南城大学往南走,沈氏集团在北边,哪里顺路了。

  陆致下车后的十分钟内,一条新闻就被顶上了热搜。

  【惊!神秘Alpha竟是他。】

  配图是陆致下车的图片,高清的镜头把坐在驾驶位上的人也拍得清清楚楚,那个跟AI结婚的想不开的alpha终于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

  与此同时,小报记者们开始沸腾,默契地向着沈氏大楼涌去,逼得沈氏的保安全体出动,却还是拦不住记者的步伐。

  “各位冷静一点,我们老板还没来!”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朝着要进去的记者们瞬间停住,转而聚集在了门口,守株待兔。

  以至于沈烛的车刚开进去就被逼停,让他不得不下车直面挑战。

  记者们就像狼看见了羊似的,潮水一样的涌过去,长枪短炮恨不得直接怼到沈烛脸上,问题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吵得人头疼。

  “沈先生,请问您为什么要和理性之光结婚?”

  “沈先生,请问您和陆先生的婚姻是否是双方自愿?”

  “有人猜测你们是协议结婚,请问您是否要澄清?”

  ……还真猜对了。

  但他不能说。

  “领证结婚是我和我爱人的事,这里是沈氏,劝各位别太激动。”商人笑得客气,开口却是,“不然,沈氏也不介意发展一下新闻媒体产业。”

  再多问一句报社都要被收购。

  记者们立马散去,公司门口瞬间变得清静了不少。

  沈烛微笑着威胁记者们的视频被传到网上,瞬间转评过万。

  【啊啊啊,沈总好A!】

  【这简直就是A中之A!】

  【竹子是真的!!!】

  当天,【惊!神秘alpha竟是他。】和【来看沈总霸气护妻】两条热搜并驾齐驱,热度居高不下。

  助理在第一时间报告沈烛:“沈总,是否要撤热搜?”

  沈烛正用小号给热搜评论点着赞,闻言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不用。”

  有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区区热搜,不足挂齿。实际上:嘿嘿,终于能让所有人知道陆致是我的了,嘿嘿。

  婚后的日子平平淡淡,沈烛果真钱多事少,甚至还主动包揽了照顾陆致的责任。上班时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总裁,回家则成了任劳任怨默默无闻的保姆,陆致上下班接送一次不落,早晚餐也都是亲力亲为,还能在陆致熬大夜比对数据撑不住睡着时,把人收拾好抱到床上,可谓是二十四孝好Alpha。

  “陆先生,你的行为得不到任何回报,性价比极低。”饶是陆致一向冷心冷情也感觉到沈烛的照顾自己受之有愧,于是犀利地指出。

  “……”我天天给你做饭是为了让你告诉我我白做了吗?

  沈烛:“我真想掀开你的脑壳看看你脑子里是不是都是集成电路。”

  “虽然我很希望我是个机器人,但很遗憾,我不是。”

  “为什么希望?”

  “这样就可以节省睡眠时间来做研究,我曾计算过,如果我不眠不休地工作的话,我至少可以多得十三个国际奖项。”

  沈烛:……

  他就不该妄想跟个AI谈感情。

  沈烛不是AI,无法像陆致一样保持理性的头脑,用数据衡量一切,于是日子照常,陆致见他不听劝说,也就不再提起。

  不过这样平静的生活很快被一场意外打破。

  十月初,陆致的发情期来了。omega浑身燥热,白皙的皮肤都带上了一层薄红,他下意识地去找抑制剂,却只摸到了一盒套子。

  陆致:……

  他忘了他现在的抑制剂是人形的。

  沈烛推开门进来,看见的就是自己的omega浑身粉红,整个蜷缩在被子里,身体微微颤抖,浓郁的朗姆酒的味道,填满整个房间。

  发情了。

  沈烛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却有些手足无措,只知道先放出Alpha的信息素安抚正在发情的omega。

  床上的omega咬着被子浑身颤抖,似乎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出声,omega的本能让他想要靠近自己的alpha,索取更多,想被打上最深的标记,想被贯穿……

  这样的生理本能让他烦躁,心里默默决定以后要全力研制Omega终身抑制剂。

  沈烛试探着抱住了陆致,舔了舔他的后颈,感受到怀里的人身体骤然紧绷,抖的更厉害了。

  “我可以标记你吗?”沈烛问,带着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小心翼翼。

  陆致点了点头,甚至低了低头,把后颈处送到了沈烛面前,任君采撷。

  尖锐的虎牙刺穿那块皮肉,青柠注进了朗姆酒,清爽浓郁的酒香填满整个房间,彼此纠缠,难舍难分。

  发情间期,陆致无力地靠在床头,让沈烛把他们的笔记本电脑都拿进来。沈烛虽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地去书房拿来了电脑。

  哪知道陆致抱着笔记本就当场办起了工,手指绵软无力几乎摁不下键盘,但还是慢吞吞地敲着,可真是把“时间就是生命”贯彻到底。

  如果换个Omega这样做,沈烛绝对会认为这人是在嘲讽他不行。可如果这个人是陆致……习惯就好。

  陆致在敲键盘的间隙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地上看着他的沈烛,收回目光后边敲键盘边说:“你不需要办公吗?抓紧时间。”

  沈烛:……

  行吧。

  发情间期坚持办公的Omega,沈烛敢说,全帝国上下也只有陆致这么一个。

评论(18)
热度(9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雨骞是社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