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圈糖手,或许兼具大⭕功能【全文afd雨骞】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25

  迟声当天晚自习拒绝了湛予安叫他一起去数学组看电影的邀约,迅速写完作业之后,把几本数学书从头到尾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把所有的公式定理都抄在了本子上,连小字部分和课后趣味思考题里面出现的都没有放过。

    “这么认真?”课间的时候,湛予安叼着根棒棒糖,把胳膊搭在迟声肩上,探头去看他本子上的内容,“你这是什么本儿啊,写这么厚了都?”

    迟声掀开了本子的扉页,上面用清秀工整的字迹写着“数学笔记本”。

    湛予安嘴里的棒棒糖差点掉出去。...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24

    迟声的数学月考当然没能考上150分。这回月考的数学卷子大部分题都出得中规中矩,是那种数学老师口中的“送分题”,但是这套卷子的特点大概就是于希望中给你绝望,最后一道大题三小问,全年级都只有四个人完整地解了出来,大部分人都只是勉强做出了第一问,第二问一知半解地刚写了几步,就到了收卷的时间。


  而湛予安就是那四个人中的一个。


  发数学答题卡的时候,迟声看着湛予安卷面上鲜红的“150”,像是见了鬼一样,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湛予安见他的表情有趣,甚至还拎着答题卡的一角,坏笑着把卷子上鲜艳的“150”放在迟声面前晃了几圈,流氓似的搭着迟声的椅背,...

治愈指南46

  但当晚,温景枝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份草莓味儿的奶油蛋糕,用捆蛋糕包装盒的丝带捆住了池思赋的双手,有用自己的领带遮住了他的眼睛,在小兔子的身上,把奶油吃了个干净。

    第二天,池思赋的手腕上就留下了浅浅的红色束痕。

    温景枝握着他的手给他涂着药道歉:“抱歉,没掌握好分寸。”

    “没事的。”池思赋笑着摇了摇头。像这种痕迹,就算不涂药一天也就看不出来了,他今天长袖衣服一遮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下回不用丝带了。...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23

  那天晚上的电影情节早已在记忆中模糊,可湛予安却牢牢地记住了身侧少年半侧脸颊在忽暗忽明的电脑屏幕的光线中唇角带笑的模样。他想,顺着他左耳的一只耳机,沿着长长的耳机线,他的心意与温度也一定能穿到少年的右耳,再得寸进尺地深入那柔软的心田。

    自那之后,湛予安时不时地就会在晚自习的时候拉上迟声去数学组蹭电脑看电影。每每穿过夜晚时那只有一点微光的寂静无人的走廊是,迟声也渐渐地从胆战心惊,害怕在下一个转角忽然蹿出一个黑着脸的年级主任,到后来的悠哉悠哉。甚至连数学老师都习惯了来办公室里不务正业看电影的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


治愈指南45

  “先生,我找了份兼职。”

    “兼职?”

    “嗯。”池思赋点了点头,“就在学校旁边的奶茶店,做收银。”

    他想用这种方式强迫自己暴露在陌生的环境下,每天不得不接触形形色色的陌生人,以此来打破内心的屏障。

    温景枝看着他眼底闪烁着的光芒,最终点了点头:“不过不要耽误了学业,嗯?”

    池思赋上岗的第一天,温景枝就踏入了这间他上学五年从来没有进来过的奶茶店。...

关于主变同桌 22

  国庆节过后,老师们都忙着批阅国庆这几天的卷子,因为题快讲不过来了,于是晚上作业肉眼可见地变少,化学老师甚至直接布置了个“自主复习”。

    晚一还没下课,湛予安就把作业都写完了,无所事事地用左手手背撑着下巴,把右手中的黑色水笔转出了虚影。转了没多长时间,他的目光就从手上的笔缓缓地转到了旁边认真写着作业的迟声脸上。

    迟声被他如有实质的目光盯得瘆得慌,默默地把头枕在了胳膊上,留给湛予安一个光亮的后脑勺。

    湛予安看着他头顶的一个发旋,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揉...

治愈指南 44

    第二天,池思赋准时赴约,他明明早到了几分钟,可苏桓却早已经坐在约定的地方喝茶了。


  苏桓笑着招呼他坐下,叫来服务员点了菜后就开始拉着他说话。


  从今天天气真好说到了学校二食堂饭难吃又说到了楚景鹤真不是东西……池思赋默默听着,竟然插不进一句话。


  苏桓喝了一口茶,忽然觉得池思赋微笑着静静听他说话的样子有些眼熟,起身于是凑了上去,只隔着几厘米的距离仔细观察他的模样。


  “你长得……很像我之前认识的一个人……”苏桓喃喃道,忽然话锋一转,“你初中哪儿上的?”


  “海城实验高中。”


  “那不是你……”苏桓有些失望地坐了回去,托着下巴说,“我是海城一...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21

  国庆节七天假,高中生休不满,可老师却是要休的,于是开学之后,他们要面对的就是长达四天的自习。

    唯一还算的上是宽慰的是,这几天晚上没有作业也没有晚自习,下午五点就放学了。

    四天自习,实际上就是做四天的卷子。爱岗敬业的教导主任像是完全不需要假期一样,在走廊上溜溜达达抓违纪,学生们连传纸条都不敢。

    可这些不敢的人里面却不包括湛予安。他甚至写完这节课的卷子之后,直接推门出去了,过了十几分钟才拎着两罐饮料和一包彩色卡纸回来。显然是去光顾学校的小卖部了。...

治愈指南 43

  池思赋的社恐在温景枝的治疗下,已经不影响正常生活了,不过……

    “小赋,你是心理学系的学生,你的毕业论文可能需要你与陌生人进行交谈,你能做到吗?”

    池思赋诚实地摇了摇头。

    温景枝叹了一口气,两只手的手指交叉,托着下巴问他:“那你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池思赋的眼神一瞬间变得茫然起来。

    他……没有想过。...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20

  第二天,迟声醒过来的时候,腰上的手臂还紧紧地锢着。他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六点,要是平常,他肯定就起来了,可今天这情形……迟声无奈地闭上了眼睛。他还是不要先醒的好。

    等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七点多了,湛予安已经不在床上。他醒了醒神,下床洗漱。

    他刚洗好脸,就听见外面门被打开,紧接着传来摆弄塑料袋的声音。迟声擦着脸走出去,就看见湛予安正在给买回来的油条摆盘。

    大概是清楚了自己的厨艺水平,湛予安很有自知之明地出门买早餐。......


1 / 26

© 雨骞是社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