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圈糖手,或许兼具大⭕功能【全文afd雨骞】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19

  迟声哭得厉害,双眼皮都肿没了,核桃似的,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也消不下去,这副模样实在是不适合回家给母亲看见。

    湛予安见缝插针:“今晚在我家住吧?”

    宁碧听说迟声要在湛予安家过夜,高兴得恨不得叫迟声干脆以后都别回来了。

    迟声:总觉得自己像是被流放了。

    湛予安美滋滋地钻进厨房做饭,扬言要给迟声露一手,谁知道他进厨房后十分钟,迟声就听见厨房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诡异的食物焦糊的味道。......


  之前在军训在跑来跑去地上课面试👉👈

  之后应该就没那么忙了

  回来更新

  

  爆更,马上爆更👉👈

  /信誓旦旦

治愈指南 42

  第二天早上,池思赋难得地睡到了十点多才悠悠转醒,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了自家先生蕴着深情的眼眸,要不知道他这样看了多久。

    “您现在是我的先生还是……男朋友?”池思赋问,到现在,他还有种不真实感,就像是踩在云端,轻飘飘的。

    温景枝啄了下他的唇道:“我既是你的先生,也是你的男朋友。当然,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是你的任何人。”

    “任何人?”

    “你的学长,你的老师,你的爱人,你的……”......


治愈指南 41

  池思赋不知道的是,温景枝对他,从一开始就是见色起意,一见钟情,所以才会有第一次见面时,不该出现在心理医生与病人之间的荒唐邀约。小兔子陷入了猎人布置好的陷阱而不自知,步步沦陷。
  今日的结果,是温景枝早就设定好的,池思赋从一开始便避无可避。
  “我是所有人的太阳,却只愿做你一个人的月亮。”
  所有人皆知骄阳之明艳热烈,将之奉为救赎,却无人知道其余晖孕育的皎月之温柔和顺,润物无声,此为治愈。
  在温景枝开口的时候,池思赋就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虚幻的梦境,美好得让人想要沉溺,唇上被人轻轻撕咬带来的阵阵酥麻却在告诉着他这一切的真实性。
  “先生,我……”他迫切地想要说些什么,只是一开口便是无法掩......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18


  迟声从很小就知道,自己并不被爷爷奶奶喜欢,小孩子的心思也因此变得格外敏感,甚至下意识的以为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毕竟爷爷奶奶住的远,一年也见不到几回面。
  最重要的是,他的父亲迟闻理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在幼年关于父亲的记忆里,大多是男人紧蹙着的眉头和歇斯底里的争吵。
  小时候的他,不知多少次因此偷偷落泪。
  迟声幼儿园毕业后,父亲工作的地方越来越远,回家的频率也从每天变成了一周一次到后来一个月一次,再到现在,几个月不见人影。
  但他每次回家,几乎都会带回与母亲的争吵。但终归,争吵的频率下降了,迟声渐渐习惯了没有父亲的生活,甚至暗暗期望父亲少回来几次。
  他几乎是被母......

治愈指南 40

  不过池思赋害怕又期待的第二次并没有到来。

    这一天,他照例跟着先生去了诊所。温景枝因为池思赋总是来他办公室里看书,所以特意给他添置了一套书桌,放在靠窗的地方。池思赋此时正坐在他的位置上认真看书,顺便偷瞄先生。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姑娘,绞着手指说:“温医生,我有事找你……”

    温景枝认得她,是他之前的一个病人,前不久已经结束了治疗,他看了看电脑上的表格,说:“我今天上午好像没有预约,请问你是有什么事吗?”......


绝对理性 【ABO】(上)

  (本章无拍)

  (发出来表示自己这段时间真的有在码字)

  ——

  “沈先生,我们的结合,能够达到双方的利益最大化,希望您考虑一下。”

    沈烛看见对面的omega伸出一只葱白细长的手指递给他一分厚厚的文件。

    文件上罗列着陆致对他们结婚这件事的数据分析,每一个数据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足足有近百页。

    其实简单说来,就是一场交易,沈烛给陆致做一个钱多事少的抑制剂,陆致为他的集团提供技术支持,明码标价,很是符合陆致一贯的作风。......


关于主变同桌这件事 17

  (是爱的拍拍)

  @俞虔 

  给大家看一眼我给自己留的那一本现在的样子

  本来奇思妙想想用闪粉给它金贵一下

  结果🌝

  打消了我量产的念头

  

[图片]

[图片]


结果

  

[图片]

被抽到的宝子请➕我企鹅 3286805557

1 / 25

© 雨骞在慢慢填坑🕳️ | Powered by LOFTER